中华人民共和国厦门海事局特色专题服务自贸区
厦门海事局港内航行船舶“多证合一”试点改革成效初显
发布时间:2020-05-29    发布机构:厦门海事局
0
  为全面落实国务院“放管服”改革要求,推进船舶证书管理制度改革创新,根据《中国(福建)自贸试验区条例》《交通运输部海事局关于试点开展港内航行船舶“多证合一”改革的批复》(海政法〔2019〕445号)及《福建海事局关于试点开展港内航行船舶“多证合一”改革的批复》(闽海事函〔2019〕374号)等文件精神,厦门海事局于2019年12月24日开始在福建自贸试验区厦门片区启动港内航行船舶“多证合一”试点改革,经过近半年时间的不懈努力,试点改革工作取得初步成效。

一、港内航行船舶“多证合一”改革内容及执行情况

(一)改革内容

一是证书集约化,实现“六证合一”。将原厦门海事局签发的船舶国籍证书、船舶最低安全配员证书、船舶油污损害民事责任保险证书或者财务保证证书、海上移动通讯业务标识码证书、船舶自动识别系统AIS标识码证书、船舶电台执照等六本船舶证书,合并为一张国内航行船舶证,证书附载二维码,对试点船舶实施“一船一证一码”管理。

二是审批集中化,推出“一站式”办理。将原六本证书涉及多业务部门的审批事项统一授权政务中心集中办理。政务中心对国内航行船舶证采取“一窗受理、统一审批、窗口出件、后台存档”的“一站式”办理模式。试点船舶申请人仅需提交“一套材料、一张申请表”,即可于五个工作日领取国内航行船舶证。

(二)执行情况

一是建机制,优化流程。制定实施《<国内航行船舶证>工作规程(试行)》,细化国内航行船舶证签发、换发、补发、受理、核发、用印、归档等各环节工作,确立政务中心与职能部门职能分工,构建与改革相适应的配套内部运行机制。

二是解难题,统一换证。以“贴签”形式满足船舶油污损害民事责任保险证书或者财务保证证书年度办理要求,通过上级授权延长船舶电台执照有效期,实现“合一”后国内航行船舶证“五年有效、一次换发”,避免改革前相对人因证书有效期不一致频繁跑办情形。

三是强统筹,部门协同。对新登记船舶的海上移动通讯业务标识码等信息与船检机构(CCS)实现双方实时共享、提前互认,有效消除国内航行船舶证与船检证书部分信息互为办理前置影响,保障国内航行船舶证办理“最多跑一趟”。

四是搭平台,系统支撑。开发国内航行船舶“多证合一”服务平台,实现岗位并联审批、工作进度跟踪、信息统计查询、证书制作验真等功能,有效提升试点船舶数据管理与应用效能。

二、试点改革的主要成效

截至2020年5月25日,厦门海事局累计核发国内航行船舶证140张,占厦门港港内航行船舶总数70%,改革推进进度符合预期。另有40余艘符合试点改革条件船舶预约近期申办国内航行船舶证,届时,试点改革的辐射效应将进一步显现。

一是精准回应行业诉求,获多方肯定。国内航行船舶证实现“快办快结”,审批时限较原六证核发情形最多可压缩89%。截止2020年5月20日,试点改革通过“减证书、减流程、减环节、减时间、减材料”,累计为试点船舶减少发放证书338本,节省办事时间超5000个工作日,精准满足船舶“多跑快跑”的经营需求,有效降低航运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得到航运市场主体的充分肯定和热烈支持,相关做法在新华社、人民日报、中新社等多家新闻媒体上宣传报道。

二是以“减证”推动“简政”,海事监管提速增效。一方面,试点改革打破传统业务部门“多头审批”现状,理顺业务归口管理与政务审批服务关系,推动海事内部管理协作更趋精细完善。另一方面,证书信息的集约化使得海事执法由原来核查“六证”减少为核验“一张”,较大程度便捷了现场监管,在现有现场综合执法机制、船舶进出港报告制等监管制度支持下,试点改革不仅保障船舶“走得快”,同时促使海事机构“管得好”。改革至今,厦门海事局辖区港内船舶未发生海上交通及污染事故。

三是触动理念转变,驱动创新深化。作为全国海事系统首创,试点过程中相对人切实的获得感与迫切的诉求更为直属海事系统“放管服”改革提供有益“厦门经验”,改革的科学性和前瞻性在系统内亦引起广泛关注,改革经验得到推广,也为下阶段海事系统全方位探索船舶船员证书(文书)简化改革夯实实践基础、凝聚创新共识。

三、试点改革存在的瓶颈

一是法律效力受地域局限,改革社会效益未能最大化。众多意愿享有改革便利的船舶因实际航行情况超出改革适用范围,无法享受改革红利。二是数据开放存门槛障碍,窗口后台工作量激增。当前海事协同管理平台未对试点改革配套的“多证合一”服务平台实现数据开放,较大程度内化了“快办快结”的工作压力。

四、下一步工作建议

一是争取上级扩大厦门籍船舶试点范围,提升局部改革辐射效力。二是解决试点改革遭遇数据壁垒,实现国内航行船舶证书“多证合一”审批结果自动同步海事协同平台各船舶证书管理模块,提升技术手段支撑作用。三是进一步加大“减程序”“减环节”改革研究深度,从船舶证书(文书)、船员证书简化角度出发,继续为海事“放管服”改革建言献策。